• hkmusicaltrio

專訪香港首位 Estill Master Trainer - Cherry Lam


相信大部份音樂劇愛好者都曾經聽聞過 “Estill” 這東西,也大概知道跟歌唱和發聲有關,但這東西總又像是帶點神秘感。原來最近香港出產了首位 “Estill Master Trainer”,是目前唯一可以打正旗號教授 “Estill” 內容的導師。由她來講解一下,相信是最好不過了。


文:陳健迅


甚麼是 “Estill”?

「“Estill” 不是歌唱技巧,而是一套解釋人類發聲系統的 “Voice Model”,透過學習不同身體部位在發聲上的功能,令人在發聲時有充分的選擇和控制能力。」Cherry 解釋說。準確一點,我們在談的是 “Estill Voice Model”,它的教學課程稱為“Estill Voice Training”,是由美國歌唱家 Jo Estill (1921-2010) 所建立的。Cherry 說:「Jo Estill本身是一位歌劇演唱家,後來開始反思人的身體是怎樣製造不同類型聲音出來。於是她便用上X光等科技去觀察人發出不同 “Voice Qualities” 時的相關身體部份的情況及轉變,逐步建立出目前的 “Model”。」 “Estill Voice Training” 由外國傳入香港的時間尚短,請容許我們暫時使用英語去描述當中一些專用名詞吧 (幸好Cherry的教學語言卻是粵語的)!這裡說的 “Voice Qualities”,後來演變成目前課程中會提及的 “Speech”、“Falsetto”、“ Sob”、“ Twang”、 “Opera” 和 “Belt” 六種不同基楚聲音,演員不時會透過運用和組合不同的 “Voice Qualities” 來達致塑造角色的目的,或演唱歌曲等。Cherry 繼續補充:「Jo Estill 當初有一個很重要的假設,就是身體每個發聲相關的器官或身體部份都可以獨立地控制,而透過獨立地改變這些身體部份的位置和狀態,就可以有效地控制發出來的聲音。在大量的研究支持下,証明了她的假設成立。」


聲音的革命

人類會說話甚至唱歌都已經千萬年了,“Estill Voice Training” 只是出現了短短幾十年,它令到我們對發聲的看發有甚麼改變呢?Cherry 指出正正是 Jo Estill 的假設成立,而令到我們的聲音可以發揮更多不同的可能性:「我們日常說話的聲音設定,往往是受身邊的人和環境塑造而成。例如我們父母和家人,甚至整個民族說話的方式,以及文化等因素。“Estill Voice Training” 令我們可以有意識和自主地去控制相關的器官或身體部份,從而發出想要的聲音,放棄『我天生的聲音是這樣』的概念。」另外,各式各樣的傳統歌唱和發聲訓練,當然一直都在幫助人發出某些特定的聲音,而“Estill Voice Model” 的出現則為部份訓練提供了理論基礎 (當然也會否定了某些練聲的方法!),這可以說是拆解了不少發聲和歌唱上的迷團,令現代人清楚知道身體內部發生甚麼事。


與Estill 結緣

話說回來,Cherry 為甚麼會踏上成為 “Estill Master Trainer” 之路?Cherry 說:「我自少學習音樂,後來對音樂劇產生興趣,於是便學習舞蹈、演戲、參加演出、和跟不同類型的歌唱老師學習。直到數年前參加了正式的 “Estill” 五天課程,自此便決定要好好鑽研這門學問!」Cherry 形容當時的課堂內容「很震撼」,內容博大精深:「“Estill Voice Model” 將人的發聲器官和身體部份,例如軟組織、舌頭、嘴唇等逐個分析,令人可以自行決定如何運用,達到特定效果。另一方面,“Estill” 將這些身體部份的活動組合和歸納起來,整理成目前我們認知的六個 “Voice Qualities”。另外由於它能令人更有效地發出聲音,因此對保持聲線健康和康復也有很大幫助。」


Cherry 於是展開了這個考取認可資格的艱辛旅程,大約花了四年時間考取到目前的“Estill Master Trainer” 資格。為甚麼需要如此長的時間?Cherry 回答:「人體的發聲系統本來就很複雜,不同部份的參與都互相影響著所發出的聲音,要互相平衡才能做出想要的聲音。中間的奧妙是如何組合和平衡,的確需時間掌握和學習。」有趣的是,對 “Estill” 全無經驗的人士都可以報讀的五天課程中,其實已經涵蓋“Estill Voice Training”的絕大部份內容,但要像 Cherry 一樣可以持有有效資格去授課,就要再過五關斬六將:「首先要考一個 “Estill Figure Proficiency”資格,証明自己已經掌握獨立控制相關身體部份及發出不同“Voice Qualities”的能力。之後就可以考取我目前的資格,當中包括筆試、能力測試、以及教學的考試。」然而如果要再下一城,考取下一個資格 “Estill Mentors and Course Instructors” 的話,就要累積更多年的經驗及考核。


一切,值得嗎?

要考取教授“Estill Voice Training” 課程資格的過程如此漫長,需要付出很多時間和金錢,Cherry 本身也要兼顧事業和家庭,這一切值得嗎?Cherry 說:「“Estill Voice Training” 中包含了很多實際應用和操作,要如何做到某些聲音上的效果並不是書本上可以傳遞的,因此必需在課堂之中進行,令學生可以體驗和學習到。而訓練當中有很多很細緻、專門和容易令人誤解的內容,所以才需要一個如此嚴厲的『考牌』制度。」除了入門班和五天的正式課程外,假如沒有應用需要,純粹想認識一下這門學問的人士其實可以從書本中去了解。但說到底,這制度都是為了確保教授“Estill Voice Model” 的人士有足夠的能力和知識去將 Jo Estill 的研究成果傳播開去。


後記

Cherry:「“Estill Voice Training” 是一門 “Craft”,是協助你去控制身體這件樂器的工具,卻不是 “Artistry”,要小心不要混淆。當然,學會技巧和方法後,應用上必定會加上自己的詮釋,不過沒有“Craft”,要表達“Artistry”就會受到限制了!」


Cherry Lam

Cherry自小學習古典音樂,並考獲倫敦聖三一學院歌曲演唱文憑。及後跟隨Estill Mentor & Course Instructor with Testing Privileges (Naomi Eyers)學習Estill Voice Training並於2018年考獲Estill Master Trainer資格。熱愛音樂劇的她,曾演出於音樂劇藝術學院的 "Can't Help It…My Feet Love to Dance / If Again" (2008) 、“The Pajama Game” (2009)及陳英明導演執導的 “Totally Sondheim” (2011)等。Cherry亦曾製作兒童音樂劇 “Disney’s 101 Dalmatians” 及 “Seussical”。歌唱指導劇目有音樂劇《蒲公英女孩》等。





6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