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hkmusicaltrio

【人物專訪】踏上West End舞台的港人演員——李應妤



  1. 可以簡單介紹一下你自己嗎 ? Hello,我是李應妤,在香港土生土長,從小都在本地學校讀書。DSE後,我入讀了香港中文大學英文系,一年後,因為得到英國的 Guildford School of Acting 錄取,便轉學到英國,主修音樂劇。畢業後,我參與了The Addams Family UK tour,之後就加入了Cabaret 的演出直到現在。

  2. 一開始是怎麼開始接觸音樂劇的? 記得小時候爸爸買了Mary Poppins的DVD,對這套劇完全著迷,後來長大一點又看了West Side Story (1961年的版本),發現原來有一種 art form可以融合唱歌、跳舞和演戲,漸漸萌生起想加入這行業的念頭。

  3. 一開始為甚麼會想到英國修讀音樂劇課程? 其實我從小已經一直接觸音樂和舞蹈。四歲開始上芭蕾舞課,五六歲開始學小提琴。音樂和舞蹈佔據了我生活很大部分,雖然那時候沒有正式訓練,但一直非常熱愛唱歌。後來因為深深受音樂劇這種藝術形式吸引,便開始蒐集專業音樂劇課程的資料。因為有認識的師兄師姐在美國讀相關課程,因此有興趣報讀美國的大學。但報讀時甚麼都不懂(現在回望遴選的歌曲和獨白都全選錯了,哈哈!)而美國大學競爭激烈,最後一間美國的學院都沒有入選! 雖然我意志堅定希望下屆再考,但爸爸媽媽希望我無論如何都要先入讀大學課程,於是便留在香港入讀英文系、考IELTS,再報考英國的大學。本來一心想入讀Mountview,但遴選後沒成功,灰心之際突然發現GSA (Guildford School of Acting) 四天後就有audition。雖然一開始沒有報讀,但試試無妨。於是我在四天內準備好audition的歌曲和monologue,最終獲GSA錄取。 雖然當初的計劃不是去英國,但突然進了英國的大學。也許這一切都有其原因,這才是正確的方向。

  4. 在外國做音樂劇演員有遇到困難嗎? 當然有很多!首先是語言。我是班裡唯一一個非英語為母語的學生,而同學來自五湖四海,口音多樣,包括蘇格蘭、英國、愛爾蘭、美國、加拿大等。我在香港時自覺英文尚算流利,但初到埗時溝通竟然非常吃力!第一個學期開始已經要接受演員的英文口音訓練,開始學英國RP (Recieved Pronunciation) 口音時簡直一竅不通,比起英語是母語的同學,學習時需要花更多時間追上其他學生的進度,但在老師眼中會覺得我的學習進度比較緩慢,也沒有任何支援,只好自己咬緊牙關應付。 第二個困難是homesick,很想念遠在香港的男友和家人。以前家人照顧起居飲食,到英國後便要學習自己處理生活中的各種事情,對當時的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畢業到社會工作後也會遇到種族歧視的事件,例如被刻意避免使用我的全名、或對華人持偏見,但我覺得我有責任教育他們,讓他們明白這樣的行為是不可接受的。

  5. 可以分享一下你是如何成為Cabaret的一員嗎? 總共有四個回合的audition,第一回合是跳舞,學了兩隻舞。等了一段時間就收到電話入了第二回合,需要自己選擇一首適合該劇風格的歌曲。第三回合是針對選角的audition,因此提供了角色的歌曲和一場戲給我準備再演出。最後一個回合也是跳舞,學習了一隻新的舞,然後要憑記憶再跳第一回合時的兩隻舞(隔了差不多一個月!),最後有一小時即興舞蹈考核。整個final audition應該差不多四個小時,完成後我還要去做兼職,完全筋疲力盡。最後等了一個月,收到電話通知表示被選中了。

  6. West End Casting 是如何的? 跟香港有甚麼分別 ? 我在香港其實沒有做過很多 musical,只做了三套業餘的演出,沒有接觸到專業的audition,那時audition通常是隨機演唱兩首音樂劇歌曲,沒有特定的主題或風格限制,但在英國遇到的遴選對演員的要求很具體,即使是群舞角色的audition,也要求演唱該音樂劇的風格歌曲。我的agent會在接到casting director的電話後,明確告訴我要準備甚麼歌曲參加audition。而遴選時間亦會長很多,四個回合以上也是基本。

  7. 在2023 Olivier Awards擔任表演嘉賓是怎樣的體驗? 這是一個很特別和令人興奮的經驗。(雖然其實並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glamorous)那時候我們的表演項目就是把全部 West End 的 show合起來做一個 opening number,很多人擠在一個小化妝間裡,沒有鏡子,只有幾張長椅子。從早上八點到晚上,我們都在那個房間裡化妝和準備服裝,dress rehearsal後又要換妝走紅地毯,再換妝表演,最後又再換妝觀看頒獎典禮,整個過程比較 logistic多於 artistic,但站在台上唱歌的一刻的確是非常夢幻的。

  8. 你的Dream role是? 我曾經參加過很多我Dream role的audition,但由於保密的原因不能透露。我現在的Dream role可能是音樂劇 Amélie 中的Amélie,這部音樂劇是根據一部法國電影改編的,演員需要演奏樂器。另外,I'd love to originate a role,想在新音樂劇開發時參與,自己創造一個角色!

  9. 有沒有想合作外國/本地演員? 我想與 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 的Stephanie Hsu合作,她是一個非常 inspiring的人,年輕又有成就。我有聽過她很多 podcast,她提到自己從未想過身為亞洲演員能夠走得這麼遠、沒有想過得獎、沒有想過得奧斯卡,她只不過是真的很喜歡演戲。 其實我也有跟其他想合作的演員合作過,就是Madeline Brewer(美國電視劇 The Handmaid's Tale 的演員),還有 Aimee Lou Wood(Netflix 電視劇 Sex Education的演員),知道有機會和她們共事時,都不禁驚呼了!她們都是很好的人,我真的非常享受跟她們合作。

  10. 對於那些有興趣到外國發展音樂劇的香港演員,您有甚麼建議或分享的經驗? 首先可以多做一點 research,我覺得現在香港音樂劇行業仍然很小,如果不是讀 APA,幾乎沒有機會參與任何製作。若有機會到外國學習,那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因為音樂劇領域非常廣闊,你需要具備多種技能才能成功。在中學時期,我會利用所有空檔(去補習或搭地鐵的時間)聽音樂劇歌曲或看音樂劇,擴闊對音樂劇的認識。 另外,不要害怕問問題,我在學校從不害怕提問,因為我心想付了那麼多學費,就是為了盡我所能學習,如果我學不到東西,那就浪費了學費。 最後最重要的是要知道自己的價值,know your worth,你要為自己出頭,你覺得有東西不公平,或者有甚麼種族歧視的話,你要出聲,有些人是故意的,有惡意,有些人真的不知道,你一定要跟他們說他們才知道。作為亞洲演員,我覺得有責任去教育大眾,Be a part of the change。

753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