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hkmusicaltrio

「空白頁」後續訪談—— 姚程馭:如果我是港版Lin-manuel Miranda?




1. 可以分享一下創作的過程嗎?


認識我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我是Lin-manuel Miranda的死忠粉,如果不認識他的朋友,他的作品有百老匯音樂劇 In the heights 《狂舞紐約》 和 Hamilton 《漢密爾頓》,以及擔任迪士尼動畫 Moana《魔海奇緣》以及 Encanto《奇幻魔法屋》的作曲等,可以說他是我音樂劇的啓蒙!在認識他之前我對音樂劇可以說是一竅不通,直至到我初次接觸到《Hamilton》大為震撼。因為Hip Hop和R&B是我非常喜歡的音樂風格,又因為我也有跳街舞的關係,我從小就很喜歡Hip Hop文化和Rap music,因此聽過 Hamilton 後更加令我萌生出「一定要寫一套廣東話Rap musical」的想法。


在我就讀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的第二年,我修讀了一個學習如何寫音樂劇的科目,而《十𠝹》就是我當時完成的期末功課。本身的功課要求是要寫一份時長10分鐘的雙人合唱作品,然後我就以幾年前一個「用𠝹刀打劫麵檔的笨賊」新聞為題材,和作曲人阿烜還有另一位同學Stitch一起寫下這份作品。


到我就讀戲劇學院三年級時,我開始嘗試翻譯一些我認為精彩有趣的百老匯音樂劇,例如有Dear Evan Henson《親愛的艾文漢森》、SIX、Hamilton 等等,這既是創作也是學習。因為我觀察香港Youtube上有很多英語或日語的流行曲翻譯,可是音樂劇翻譯卻屈指可數,於是我決定自己嘗試翻譯,一來可以藉此將自己喜歡的音樂劇推廣給更多人認識,二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希望可以透過翻譯去了解原創的思維,學習他們寫音樂劇的方式。


直到得知「空白頁」這個平台後,我便萌生了把原本《十𠝹》改寫再投稿的念頭,於是便和阿烜一起把整首歌再重新編寫,大幅修改了原本的歌曲結構,再加入chorus(群唱)部分,成為現在觀眾會聽到的《十𠝹2.0》。





2. 在「空白頁」的過程中,有甚麼心路歷程?


和評審的溝通令我獲益良多,簡直就像再上了一次musical writing一樣,感謝三位評審給予的寶貴意見,他們提出了很多在音樂上或者故事上可以精益求精的見解,又或是一針見血地指出我創作時的盲點,例如我可能太想呈現rap musical這個概念而忽視了加入旋律(歌唱)曲目去平衡,這樣會令到聽眾不停被rap轟炸只會覺得疲累;或者在故事上如何找到角色的行為動機等等。


而在排練過程中聽到其他創作者的作品也令我驚為天人,「原來還可以這樣寫?!」是我腦海中經常冒出的念頭,這種隔空用作品交流的感覺十分過癮,也啓發了我不少靈感。


演員的演出呈現令我十分滿意,因為自己在寫歌時只有一個腦海裏的畫面,但始終沒有實在的聽過由其他人演繹的成品會是如何,直到在排練時終於第一次聽到自己寫出來的作品被其他演員演繹,而且效果比我本身想像中的更好,這令我十分感動。





3. 在「空白頁」後你有甚麼期望?


我希望兵分兩路發展,一方面繼續翻譯我喜愛的音樂劇(目前主力翻譯 Hamilton ),並希望有一日能夠將此劇帶來香港,做一個香港版的百老匯音樂劇;另一方面我也會繼續探索粵語音樂劇,尤其是粵語Rap musical的可能性,希望有一日能夠寫出令到一套令我不看音樂劇的朋友也會想進劇場坐下兩小時認真觀看的作品。


(這只是我個人的意見)一路以來,我一直在思考如何突破藝術的同溫層。由於我本身接觸過幾個不同的領域,包括街舞、劇場和音樂劇,我發現很多時候,一種藝術的受眾大部分都是其中的參與者。例如,看街舞表演的觀眾通常本身都是舞者,看舞台劇的人或多或少都是幕前幕後的一分子。甚至舞台劇和音樂劇的受眾都是分開的。因此,我一直在想如何將音樂劇這種藝術推廣至更廣泛的群眾群。


延續上述翻譯音樂劇方面,我會在社交媒體上發表翻譯作品,如《Hamilton》和《Six》。我希望將這些劇目帶到香港,成為一個翻譯劇的創作者,但我的宣傳方式可能與現在的常規方式有所不同,我會先將所有的作品免費放在網上,讓更多的人有機會聆聽。然後,當有投資者或者我自身有能力的時候,再將這些劇目實現在舞台上。


很多人都說目前香港並沒有一個完整的音樂劇產業,所以我覺得與其將這些作品收起來,讓大家必須買票來觀看表演才能聽到我的作品,不如學習國外流行的模式,先將一些作品,特別是翻譯的作品,放在社交媒體上。尤其這些翻譯的作品並不是我原創的,我只是進行了翻譯,將原創的語言變成了廣東話,所以我覺得沒有必要收費,因為這其實只是一種二次創作。好的作品值得讓更多的人聽到,如果我能讓一個原本沒有聽過音樂劇的人因為點擊進入我的作品而對音樂劇產生興趣,我覺得我已經發揮了教育和推廣的作用。我沒有想過要靠這種翻譯作品去賺大錢,我只是想讓更多的人接觸這種藝術,讓這件事情壯大,然後再去考慮經濟收益。如果為了賺錢,我大可以選擇直接寫一個原創的音樂劇。所以我不需要靠翻譯來實現這個目標。

而在這個社交媒體盛行的年代,真的需要更多的曝光機會才能讓更多的人對我有興趣。如果總是藏著一些東西,沒有人會知道你做過什麼。所以我會盡可能多尋找曝光機會,以便讓公眾對這些藝術形式有更多的關注。






73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